美伢

自我成长之路

貌似还有一首《地平线》,我特别喜欢

daermei:

神秘

小豆之家:

尽管 Anthony Copping 安东尼·考平 面临飓风、火山爆发以及民族战争的危险,尽管他的生命时刻在枪支和箭簇的威胁当中,他依然满怀梦想努力探索着古老而濒临消失的南太平洋群岛的音乐文化。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他就醉心于通过书本和杂志上的图片以及文字介绍来了解那些关于南太平洋群岛至今仍未被现代生活影响的千年古老文明。

小豆之家敬上!


瑞鸣-听见音乐点亮生活:

一代没有自己歌声的青年,灵魂是粗砺的吗?| 记忆


瑞鸣按:

每一代人都有自己的时代曲

当听歌不需要买磁带、买CD的时候

音乐进入一个人的生命就不那么容易了

但这种伤怀似乎并不适用于90后、00后

他们的青春里没有“同一首歌”

只有太多的选择,和太快的忘却

在这种世代里,看上一代人反思

一代没有自己歌声的青年

灵魂会不会是粗砺?

多少,有些五味杂陈


文|徐晓村


有一天,我的一位朋友让我听一盘歌带。他知道我对流行歌曲的冷淡,因为他曾不止一次向我介绍在年轻人中风靡一时的歌子。除了一两首之外,我听过之后只是淡淡的一笑了之。流行歌曲是现在的年轻人的倾诉,而我与这些歌子之间横亘着二十年的岁月,这意味着两个不同的时代和两种不同的精神历程。我及我们那一代人的青春往事已很少有人提及。我不大相信自己对现在娇嫩得有点发嗲的少男少女们的理解。


偶尔我会感到困窘,那是他们将青春放肆地挥霍的时候,我能听到从心底隐约响起的一阵喑哑而苍老的声音,仿佛在追述一个并不动听且十分邈远的故事。我从来不曾把这个故事讲出来,而且“我们的心事没有语言”,实在是也不知道该怎样说。但这样的经历同时使我明白,自己生命中原本最该有光彩的一段已经无声地流逝。我们那时有很多歌,我们曾满怀豪情甚至泪流满面地唱过,但我们从来没有一首我们的歌曲。这就是我们那一代人,一代没有自己歌声的青年,我们的灵魂怎能不粗砺呢?我们以什么去理解那些充满了稚嫩的伤感的歌曲呢?但我还是带上耳机,听到了那首《同桌的你》:


明天你是否会想起,昨天你写的日记

明天你是否还惦记,曾经最爱哭的你

老师们都已想不起,猜不出问题的你

我也是偶然翻相片,才想起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看了你的日记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你从前总是很小心,问我借半块橡皮

你也曾无意中说起,喜欢和我在一起

那时候天总是很蓝,日子总过得太慢

你总说毕业遥遥无期,转眼就各奔东西

谁遇到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看了我给你写的信,谁把它丢在风里


从前的日子都远去,我也将有我的妻

我也会给她看相片,给她讲同桌的你

谁娶了多愁善感的你,谁安慰爱哭的你

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的嫁衣


刹那间,我仿佛被突如其来的打击惊呆,心里某个柔软的部位第一次被一只手触碰到,我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心酸与忧伤。此刻,我依然面露微笑,装出对这样的歌子或者这样浅薄的感伤不以为然的表情,而心里已经是泪雨纷纷。  


我不明白一个简单的关于“明天”和“昨天”的追问,为什么会勾起自己的满腹心事。


那是因为失去,而且失去得不留一点痕迹。甚至连我们(我及我的同代人)自己都已经忘记的青春往事中曾经存在过令人忧伤的浪漫的温情。这首歌子使被我忘记的那种心境的旋律让我穿过了二十年的岁月,将记忆的碎片重新聚拢。


被聚拢的碎片也是碎片。我实在无法重新想起那个“同桌的你”确切影像。此时此刻的我脑子里没有一点具体的形象,只有一种百感交集的心境追随着简朴的旋律回荡不已,我似乎隐隐约约地把握到了那简朴中的丰富与充盈。这令我十分惊讶。我记忆中的昔日的时光原是一派荒凉,正如自己忧郁而阴沉的神情,哪里来的这脉脉柔情? 


我不清楚“借半块橡皮”的事情是否真的发生过,但我又相信它确实发生过。因为我真切地体会到了这其中包含的全部意义。甚至类似细节中隐藏的每一点微妙的感触都历历在目。还有那些“信”和“日记”,在单调苍凉的日子里确曾浸润过我的心灵,让我懂得生活在被种种神圣的词句解释之后还有另一种意义。


只是这样的醒悟还来不及清晰成语言便被榨干了全部水份,它们来不及变成一首歌子便迅速地枯萎了,便永远地被“丢在风里”。时至今日,我仍然不能唱出一首《同桌的你》,而只能可怜巴巴地从别人的歌声中找到一点零碎模糊的回忆。这就足以说明,我或者说我们的人生体验在某些方面是多么的稀薄和干枯。 


徐晓村,徐晓村,1954年生,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作家,茶文化学者。著有《中国茶文化》、《茶文化学》、《晴窗集——晓村茶话》等书。一代没有自己歌声的青年,灵魂是粗砺的吗?| 记忆

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YzMTIwMA==&mid=2651400399&idx=1&sn=35d26604c556e0d2a24553ff4a98c1c2&chksm=bd3a4a808a4dc396d78f721a2109ef9be5e8bf0c9fb402460827e2249217ea85b7ebd3f60abb#rd

我不后悔 - 郑源
说好了不回头 不想承诺
缘份尽了你别过头
如果还有什么 值得我逗留
我想是你 爱过我
只是路无尽头
都是路过 什么感受 我能带走
眼泪可以不流
心碎不能救
看我能否得自由
当我松开你的手
一些风沙哽住眼眸
爱你最后一幕却模糊带过
不让疼痛有路追究
我不后悔我曾爱过
只是天涯从此寂寞
远去的渡口 彼岸的灯火
人在河流只许漂泊
我不后悔被你爱过
只是不能爱到最后
短暂的幸福
拥有就足够
只要舍得 就会快乐 会快乐

一个武侠梦

fotophile:

再见,2016!

红楼梦中人……开头两张为原剧组王熙凤一角指定扮演者乐韵(1967-1995)……后来被扑街王八蛋罗烈带着跑到了香港……沦落到拍三级片的地步……最终无颜面对江东父老朋友同事……1995年跳楼自杀,享年不足28岁……

占星、殖民与风水

小狐狸精之绿宝石盒子:

八字也好,占星也罢,难吗?


怎么可能难啊!算命的有几个能把傅立叶变换、卷积、微分流形弄一遍的?星占的内在逻辑复杂度,不会超过初中数学的要求啊。


但很多人还是觉得神秘,厉害,不理解。


做老师的,教书短则3年,多则5年,看到一个学生,只要几次作业,提问,基本上能断定他的“未来”,至少能读什么样的大学(不依赖家里关系,就资质,包括非智力因素),哪个领域更擅长,还是能清晰看出来的。不说百发百中,至少也是十之八九。


那么算命,几千年的经验积累,看一个人的一些基本特性。比如对财富的态度(决定了财富的多少),比如与异性交往的能力,比如健康,能有个基本判断,实在不算什么。


可怜的其实是人,因为人太把自己当回事了,内心深处觉得自己独特神秘,才会被占星后的结果所震慑。


要知道,人养只小狗,养蚕宝宝,大部分主人对它们的命运可是清楚的很。至少在寿命判断上,蚕宝宝可以精确到一周,小狗可以精确到5年左右的误差。




我为什么会想到占星这个事呢?因为找我算命的人实在太多了。我开始意识到,这是一种文化。


如果自己现在的生活非常好,算命,就是缺乏安全感,希望看看这样的生活能持续多久。


如果自己的生活不满意,那算命就是想要个希望,不愿意日子天天如此。


算命其实就像一个镜框,把人牢牢框住了。古希腊也一样,各种神喻、先知、预言。只不过描述的是人与自然抗争时的无奈,以及在无奈中彰显的力度。


殖民这个概念,也是希腊人早就有的。一个地方,人多了,资源不够了,怎么办呢?殖民呗。去新的地方开拓新生活。


欧洲的历史,就是个殖民史。


美国这么大,虽然说也有所谓资源集中的城市,可是纽约人口,至今也就是八百四十万,比1999年增加了100万。而一直要跟纽约对比的上海,人口从2000年的1600万,到2010年增加到2300万,10年增加了700万。


洛杉矶则一直保持在370万到380万左右。


相比纽约洛杉矶,美国有大量设施齐全的其他城市。简单的说,各个州的首府,或经济中心。很多节目,很多人,都说美国的机场、路况如何差。说这个话,真的是不负责。一则,同年代建设的机场、公路,比如都是2010年建的,美国的确实比中国好。一则同样适用时间后,比如用了10年,中国的设施与美国相比,那就不能比了。中国公共设施的廉价与偷工减料,那是实实在在的。


但中国的资源集中度非常恐怖。大部分上海人,北京人,不会想,北京那么多人了,我们去个新地方,开始新生活。现实中,1960-1970年代的中国,最高层希望通过上山下乡这种方式,让资源均衡一点,结果,大家都看到了。知识青年哭天抢地,回城后怨恨自己失去了宝贵的青春。


殖民,向来不是中国文化中的概念。


中国文化的概念是风水,是祖坟,是人往高处走。


拓荒者,乐观者,殖民者,这些文化概念,向来不是中国文化支持的。


王小波以前写,人长大了,要么当亡命之徒,要么当傻逼。说的有点对,但是还不够确切。因为一个开拓者,一个殖民者,一个先驱,与亡命之徒还是有区别的。


在美国很多城市,你可以看到pioneer这个词命名的街道、公园。用google查pioneer street,290万个结果pioneer park 1200万个结果,pioneer avenue, 140万个结果。


西方当然也有占星,但重点不同。因为西方占星的“变化度”,比中国的要多,要剧烈,要复杂。中国的算命,一则基本盘确定,就确定了,也就是贫富贵贱,给了定位。接着看大运流年,无非是人生向上的机会,或跌入深渊的陷阱。总体上,没有那么轰轰烈烈。


我曾经与人讨论过,中国五行八字这些,包括看相,对欧美人适用吗?其他不说,算命本身有各种派别,各种看法。更近一步,比如时辰的问题,这个问题非常非常复杂。为什么呢?


日,这个概念,是地球在绕太阳轨道上的距离。时这个概念,则是某个特定地区,太阳所在的位置。


比如,此时此刻,中国是2月2日,我这里是2月1日,这是为了方便计算时间,人为约定的。但中国的干支历法,根本不考虑这些的,考虑的,只是以陕西河南,这一块的地方时间。如果要把地球是圆的考虑进去,把日的定义与具体黄经考虑进去,那就非常麻烦了。


这说明了什么呢?某种程度的适用性与实用性。


其实何止是算命,从习俗,到书籍、经典,中国文化的核心,向来是约束人,控制人,让等级制度安全。鼓励你努力,却又要控制你“出轨”。随时让你惴惴不安,让你知天命,让你安分,但又要提起你的欲望,让你在已有位置上,动坏脑筋,谋取个人利益。


一个没有殖民文化的社会,怎么可能支持你30岁,40岁改行呢?它要的是回归,是控制,是稳定,是静态。所以在它的文化与社会舆论中,对各种变革,包括对个人的变化,都是不支持的。摩西奶奶这种事,在西方也许不多见,但也不是唯一。但在中国,它必然是鸡汤,必然是当生活不满的时候,自我安慰的药物,而不会真的让一个人,去放弃已有的,开展新生活。因为,他们脑海中有太多这样那样的“算命”了,今年运势一般,明年身体太弱;数学一定要从小学习才行,现在去做管理,哎呀没有家庭背景,做不好的。再或者,有了牛校的文凭,就好了;如果能进那个银行,一切都会好起来了。


无他,简而言之,封闭与开放的区别罢了。



化学物质

小狐狸精之绿宝石盒子:

比如荷尔蒙,如果荷尔蒙比较多,那么我们对异性的兴趣会比较强。这个时候,如果恰恰是个多才多艺的人,诗歌小说,层出不穷。甚至盎然兴致,赚钱,赢天下。


诸如此类的,酒,茶,咖啡,烟等等。细分一点,各种食品多少也有这样的功能。


现在科学发达了,能厘清那些物质的作用,比如咖啡因。比如尼古丁。


再进一步,曾经海洛因,也是作为一种药物与刺激物来广泛使用的。在化学物质的驱动下,人类是会改变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的。


比如麦角酸,当年欧洲很流行。


这句话可以好好读一下,思考一下。


“在化学物质的驱动下,人类是会改变对这个世界的认知的。”


一个山区的孩子,一个亚马逊森林的孩子,一个上海长宁的孩子,一个上海闸北(闸北都成了历史了)的孩子,抛开知识与家境,抛开DNA的区别,他们对世界的看法,比如乐观、悲观,贪婪、大方.......有多少是跟体内微小的化学物质的区别有关呢?


写到这,聪明的朋友应该能理解很多了。


那有没有一种状态,是标准的,正常的呢?


或者,怎么去定义标准的,正常的?如果一个缺乏某种物质为多数的人群,看一个不缺乏某种物质的人,谁是正常的?假设寿命啊,体能啊,这些指标都一样,甚至前者更好一点?


再比如血糖,这是个常见的生化指标。它对人的情绪、思维有着直接的作用。不同的基因,它的耐受范围和日常需求会有变化。但我们的科学还没发展到,我们能完整描述,并监控它针对个体的最佳量。


很可能我们有生之年,无法去了解各种化学物质对人的“影响”。


我们读书,吃饭,约会,听音乐,看演出,种种的生活,无非是想办法去让我们的大脑“快乐”“兴奋”“乐观”。吸毒可以有类似的效果,但是副作用太大,而且不易控制。之所以提倡其他活动,比如听音乐、运动,无非是边际效应更好一点,除了开心,身体得到锻炼..........




写到这,不知道能不能理解的更多一点了?




假设我们的人生,说到底,是生物化学的分布与反应,那么?这事情有没有一点恐怖?


再假设,我们有没有一种独立在这些化学物质之外的东西?


比如思考,思考是有角度和立场的,如果化学物质影响了我们的角度立场,以及思考能力,那么康德所为的纯粹理性,还有存在的必要和可能吗?


写到这里,是不是可以慢慢去理解,佛也好,道也好,提出的空与无的概念了?当然,这些概念,不只是用这样的方式去了解的。


但,至少,我们有没有可能去寻求一种更独立,更彻底的东西呢?


化学物质如此,读书、经验交流、社会环境等等,其实也类似。这些人类行为,会刺激特定的大脑区域,产生不同的情绪反应与动力。所以有催眠,也有头脑风暴。


佛教有戒定慧这样一个渠道,戒,说白了,无非是就是从日常生活入手,让人(不只是大脑),最少限度的不受环境的影响。定,让身体(包括大脑),进入到一种更独立的,不受影响的,甚至能影响周围的状态。慧,是从思维开始,引导人,进入到前两者。 这当然是对戒定慧很粗俗的解释和理解。


但,这终究是个渠道。




人生可以寻求很多东西,肉体的满足,内心的满足,世俗的满足。从根本上看,它们之间没有本质的区别。都是人类的行动罢了。但,有没有没有偏差与更永恒的存在呢?




好了,现在,不管你有没有学过佛,至少,可以开始明白,佛学要做点什么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