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伢

白色发光体

再说自由

小狐狸精之绿宝石盒子:

我第一次知道萨特,应该是1980年,那时候我还没有读小学。看电视,报道萨特葬礼,无数民众送行。


对我来说,或者我这“一代”人来说,从童年,一直到30岁左右,我们接触最多的概念就是自由。从萨特、哈耶克,一直到柏林。前后20多年,没有人敢说自由不对,即使要反对,也只是从个体与集体,个人与国家做一些讨论。


这种对于自由的追求,力量是巨大的,那就是,全身心的去追求自己的理想。这成了我这“一代”人的某种不言自明的底线。所以我不喜欢标签与框架。你叫我男人,都是对我的一种限制。


我“们”的基本观点是这样的,努力去做自己喜欢的事,这个事也许不那么明确,但是一点点去做,越做就越明确。不在意金钱就是不在意金钱,别人在意,关我屁事。反过来,一心求财的人,就是求财,你们的名利什么,他也无所谓。


我“们”,也没有什么底层啊,上层啊,阶级固化啊,三线城市啊这样的概念。我是一个人,在何处出生,有什么样特质的肉身,我无法选择,但我要好好努力,对得起这个肉身,对得起我们的生活。在生存之外,为这个世界留一点什么。


我“们”在用苹果的时候,正好是30岁左右,当时感染我们的,不是什么苹果的设计、创新,我们是绝对不会把乔布斯当“神”的。我们只是欣赏苹果的“think different"这样的概念。认为,这个产品,是跟我们的某种理念所契合。


我们从来不认为有什么个人成功的“范式”,别人的路,自己未必合适。这么简单的道理,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人不理解,反复去找别人成功的方式。别人的成功,关你屁事啊!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能去理解,更不能接受现在很多人莫名其妙的问题、观念。


首先是限定,各种标签,什么diao si,什么二代,什么穷人,什么富人。这种标签,在大部分文明国家,基本上都不能随便贴,你去美国试试看,对着某个人说,或者媒体上写,xxx你这个穷人,或者你这个三线城市的....,你看看第二天会怎样?


其次是模仿与跟风。


再然后就是自我限定。20多岁,正当少年的人,却要忙着看星盘,看八字。要知道不管是纯粹的主观唯心主义者,还是唯物主义者,都是不接受命定论的,包括佛教。星占有很多道理,这种道理,也就是天气预报而已。但人不是大气啊,不是天气啊!




我还是喜欢并一直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人


无论什么样的困境、顺境,单纯的,没有任何羁绊的,努力、工作、前行,让有限的生命,最大限度的,不成为一个简单的肉体存在,让自己能做一些超越肉体的,好玩的事情。让人,成为人。通过自己,让更多的人知道,人,真的是自由的。



评论

热度(34)

  1. 1171242266小狐狸精之绿宝石盒子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
  2. 1171242266小狐狸精之绿宝石盒子 转载了此文字
    转载
  3. 美伢小狐狸精之绿宝石盒子 转载了此文字